萌大齐M

【埃金】关于追学长的那些日子

qwqqq超棒!

枫桥夜泊º:

我流ooc,all金汤底,力争哄菌菌 @黑椒白菌汤-团团是最好的不接受反驳 开心。年龄操作,有。写的ooc,还望菌菌原谅我QAQ


Soneday 1


今天的埃米仍然在艾比的眼下和金眉来眼去,虽然知道姐姐和金在一个班,但是他觉得这为他提供了很多方便,他一向以艾比的监护人自居,那么监护人应该随时关照被监护人对不对?


“衰仔。”


在艾比被埃米无视了大概几个回合以后,和金畅聊的埃米突然觉察到了危险。


“那个,学长啊,咱下回再一起讨论物理。老姐,你的午饭也放在桌子上了哈。”


“好的,拜拜,埃米。哦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


金给他递来一盒巧克力,埃米被老姐盯到手软不敢接着,很快艾比替埃米收下。


“谢谢学长。”


几乎是含泪说出了这句话。


当天晚上,埃米被警告不许再去给艾比送午饭,顺便还被自家老姐摁在地上摩擦了一番。








Someday 2


学长这个学期第二次逃体育课,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,抱着一大捧零食藏到了高一楼的大柳树下,顺便招呼着准备和朋友打篮球的埃米一起共度悠闲的午后时光。


“学长……”


“叫我金就好了。埃米,你要去打篮球吗?”


“是的。你要一起来吗金?”


“我是为了躲开体能模拟测试才到这儿的,我要是再去打球被格瑞发现可就不好了。记得替我保密啊埃米。”


金和格瑞还有照顾他们的秋住在艾比和埃米的隔壁,关系好到没话说,然而埃米在金面前似乎总有些拘谨,当金把他的零食分一半给埃米的时候,熟悉的阴影笼罩了过来。


埃米第二次手软到没有接过金递来的零食。


“怎么啦?埃米。”


“我的妈呀,金,格瑞来找你了。”


“放心他找不到我的。”


所以说,金,你哪儿来的自信?


金看到埃米的表情,似乎不太相信,然后一脸喜悦地转过身去,看到了格瑞黑透的脸。


“埃米,下回……再来找你玩。”


满脸泪水的与埃米挥手告别。








Someday 3


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,重要到,埃米几乎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,他是如何见证超级拽的自大狂嘉德罗斯表白却被金拒的情景。


那个在高二年部里被称为是钻石王老五的嘉德罗斯被金拒绝了,虽然是带着一脸威胁的表白,不过金发少年却很坚定又执着的拒绝了嘉德罗斯。


“姐,那可是嘉德罗斯诶!”


埃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幸灾乐祸,同时还有几分担心,喜欢的人到底喜欢谁。


“衰仔,你说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啊?”


两眼冒心分明没把他的话听进去,埃米忍不住叹了口气,在金发少年怒气冲冲转身踢翻了校园内的一个长椅后,金的小眼神溜到了埃米的身上,站在埃米身边的艾比率先发现了这道视线,激动的拎着埃米的衣领,埃米感觉到,他马上要要神志不清了。


“老姐……你……谋杀……亲弟……”


艾比终于把快断气的埃米放了下来,埃米抬头时,两个人的视线刚好撞在一起,学长略带尴尬的转过身快速溜走,埃米站在那里心脏猛烈跳动。


“我的妈呀……”


“衰仔,你该不会……?”


艾比看着一直盯着金离开的埃米。


“是啊,老姐。怎么办?”


埃米头一次,没有和大地母亲如此亲密的接触,但他看到了,艾比眼中那燃起的火。


我的妈,老姐怕不是脑子被作业烧坏了吧?


“老姐……”


“衰仔,大胆去吧,老姐支持你。”








Someday 4


金高三,埃米高二,高三以后金和埃米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,基本上都是埃米去给懒于打饭的艾比送饭时才能见到一面,那个时候的金把头埋在练习册里,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一旁的格瑞要把他的练习题讲给他听,午休时间,等埃米的来几乎成了金最大的愿望。


那一天不知为什么教室里只坐了金一个人,金色从那一堆书中很明显的暴露了出来,埃米提着打好的午饭走了过来。


“我的天,不会是闹鬼了吧?”


后来转念一想,教室里就算是有鬼,也怕不是学死的鬼。


“金,吃午饭了。”


真奇怪,今天的冰块脸格瑞不在,自大狂嘉德罗斯不在,连总是试图对金耍流氓的雷狮也不在。


怕不是真的闹鬼了。


金没有醒来的迹象,埃米坐在了金的旁边,看到了眼睛下方黑黑的一圈,就知道金昨天晚上开了夜车,又看到一旁草稿纸上胡乱写着的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还有后缀Emmy,埃米突然觉得,一道欧若拉之光笼罩了过来。








Someday 5


埃米的表白来的不算迟,至少,是在高三学生毕业会上,当着一干情敌的面表白。


想到这里,埃米抹了抹眼泪,他表白的那天,很明显看到了嘉德罗斯的不可置信,甚至感觉到暴怒因子围绕着他,随时会让他和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,格瑞也头一次露出了不好的神情,关于雷狮的话,要不是黑了脸却仍然冷静的卡米尔拦着,怕是这个学校的礼堂都要掀了。


向老姐投去求救的目光,然而——


【加油。】


【……】


“我也一样啊,埃米。”


尘埃落定。


那天几乎是激动到要把书本扔了回家的。


当然,只包括金和埃米两位。








Someday 6


“埃米,你在看什么?”


“咱在看以前写的东西。”


对,一个从借着给艾比送午饭开始追金的东西。


回想一下,这应该能光荣好几年,也总算没有辜负,在学校时候追金的那些日子。


金坐在椅子上,翻着那本小小的书,突然间,小他一岁的恋人将他抱在怀里吻着额头。


END

几张摸鱼,第一次画水彩💕

你在等我的,我知道的。